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海河入海口的窝

本博帖中所有照片视频等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发或用于商业用途,谢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再见,摇滚年代  

2016-11-26 22:47:03|  分类: 音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2016年11月13日,刘欢发布声明,持续了三季的《中国好歌曲》搁浅了,央视不要了,原因不详,其它

卫视没有“牌照”。终于容不下唯一一档以原创为核心的音乐真人秀。收视率曾超过“我是歌手”的这

样一档在全世界范围内还没有成功案例原创音乐节目。

        一个月之前,10月13日,诺贝尔文学奖,破天荒地颁给了一个美国老年歌星鲍勃.迪伦,一个大多数人一

首歌都没听过,顶多听过一句歌词“一个人要走过多少路,别人才把他称为人......答案在风中飘”,

要不是因为这次诺贝尔文学奖,估计很多人会认为这句话出自某个大师仁波切什么的。

        同一天,某知名国内歌手因涉嫌吸毒被警方抓住。鲍勃.迪伦在早年的采访中透露过,上世纪六十年代住

在纽约的时候,曾有过一段对毒品十分沉迷的日子,不过后来他戒掉了。上世纪六十年代,美国的民谣

创作是紧贴社会政治现实的,鲍勃.迪伦的声音里都是抗议和反对。

        2009年在纽约麦迪逊广场花园举行的摇滚殿堂25周年演唱会上,汤姆汉克斯开场演说中把摇滚乐背景历

史条理清晰地娓娓道来,摇滚乐发源于美国,却改变了整个世界,它来自新奥尔良的夜总会、芝加哥的

教堂、加利福尼亚海滩、费城和底特律的街头、布鲁克林、布朗克斯、曼哈顿、所有三州毗邻地区。摇

滚乐起源于孟菲斯的卡车司机、阿拉巴马州塞尔玛的洗碗工、以及明尼苏达州希冰,那些与环境格格不

入的孩子们。摇滚乐是不是揉合了其他所有乐曲形式?布鲁斯节奏风靡乡村和西部,是因为酒吧小调吗

?还是因为爵士低音和吉他敲打时代轻轻声音?或是因为演奏福音歌曲风琴管上的悄然抚摸?电吉他之

父莱斯.保罗和伟大的里奥.芬德共同缔造的吗?我们说,是的!
        25年来,克里夫兰湖畔的一座建筑不停地向世界发出呐喊,摇滚乐是爱情和幸福的代名词,是和平与自

由的代名词,是欢乐与尊重的代名词。

        摇滚的精神就是自由和反抗。鸡汤摇滚既不批评也不抗议,甚至连讽刺和隐喻都很少,写着无病呻吟空

洞无力的歌词,披着看上去特立独行谁也不鸟的音乐形式外衣,看上去挺美,实际上挺毒,他们不是在

吸毒,他们本身就是这个时代的毒品。

        在我们这样的国家搞创作的人,不管是码字、写歌还是说相声,边界意识是首要的生存本能。前边是危

险地带,先趟的人必定要付出代价,但社会要往前进,总要有人先迈脚。先迈脚的就是义士。
        义士是可敬的。但义士是自愿的,不是懦夫们互相推搡推出来的。当我们自己都不够勇敢的时候,没资

格指责他人懦弱。

        很多乐迷要求摇滚去政治化,说音乐不要和政治扯上关系,这是一种常见的自欺欺人的提法,不仅仅在

摇滚领域,在生活的各个领域我们都能听到这样的提法:不要提政治。摇滚怎么可能与政治无关呢?摇

滚可以是一种大众情绪的表达,也可以为政治所用反控社会情绪,老电影《刘三姐》里,地主莫怀仁就

极力禁止百姓唱山歌,这是一种对情绪表达和观念传播的舆论控制手段。摇滚乐在所有的音乐形式里具

有极其鲜明的社会表达和引导功能,当年在民主德国,摇滚青年们的群体行为往往会被夸大为叛国,虽

然他们并没有什么破坏行为,只是在公开场合大声唱西方的摇滚乐。

        音乐从来就不是无力的,它的能量甚于枪炮,今年一月英国摇滚乐手大卫.鲍伊去世,德国外交部还专门

发声明感谢大卫.鲍伊“帮助我们推倒了柏林墙”。摇滚从不避讳政治,政治也无法拒绝摇滚,在第32届

肯尼迪中心荣誉奖现场,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为人称“the boss”的摇滚乐手斯普林斯汀颁奖时说,“我

是总统,他则是‘老大’(boss)!”。

  1990年,当台湾音乐制作人张培仁第一次看着崔健蒙着双眼唱着《一块红布》时,他抱着柱子失声

痛哭。他本以为,这个民族可能会掉在原来软绵绵、年轻人没有自主性的文化里头的时候,突然在北京

,在一无所有的环境里,年轻人在做这件事,仿佛在沙漠戈壁上突然看到一艘太空船。

    1994年魔岩三杰一行几十人用假证件到香港红勘进行摇滚演出后,观众乐迷跪地流泪,几乎是第一次

使港人对大陆音乐文化有了认同感,也就达到了大陆摇滚乐的顶峰,如果他自然生长,自然消失,都是

一种自然现象。但强制性地出现一个外力,把他推向一个机制,在体制又没办法建立起来的情况下,就

改变了他正常的发展和生长。

  张培仁口中的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理想主义十年,这是崔健、窦唯、何勇、张楚等一批人的年代

。然而,在火了3年之后,这拨人迅速地销声匿迹了,中国摇滚乐从一无所有,到冷暖自知,再到悲伤的

梦,似乎快进了它的轮回。2008年,当盛志民拿着摄像机重新找到了这拨人,拍了纪录片《再见,乌托

邦》,摇滚人们才明白,那拨人也许永远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社会价值已随社会发展变迁,理想主义已逝,摇滚年代不再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