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海河入海口的窝

本博帖中所有照片视频等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发或用于商业用途,谢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忆苦思甜了呀  

2007-08-19 23:57:31|  分类: 日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这小子结婚,我们几个倒去忆苦思甜了
得,反正还少有机会睡通铺呢
不过洗澡才发现,自己还不算胖的呀,哈哈
老局长,新四军老兵,老红军,朱德警卫员,击毙张灵甫...感动呀
终于知道为啥这个作息时间了...
在车友论坛大发感慨一番,竟然有这样的回帖,是悲哀还是什么呢?
昨天和一个新四军老兵吃饭,崇敬,握手
海河入海口 
 于 2007-08-19 13:15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81了,身体还挺硬朗,夫妇俩都比较清瘦,老夫人看起来很有风采。
给我们几个30岁的孙子辈讲了一些老事,那几代的人格可真是不得不让人敬佩。
印象比较深的是老人讲的他们部队击毙张灵甫的事件。
他说当时是个什么级别的指导员,没听清楚也没好意思再问,好像是姓胡,但是有方言口音没听清楚,回去查了一下历届老局长的姓名,姓胡的只有一个原副局长胡云生。
听他聊起熟悉的同事,原来还有局长是老红军。查了半天资料,只找到他提到的还健在的老红军的资料,实在是没找到他的资料,真是感觉咱信息工作还是有差距啊。
军中有没有能查到的高人?
http://tjtv.enorth.com.cn/system/2006/11/08/001456107.shtml
永远的长征路--天津电视台纪念长征胜利70周年特别节目-永远的长征路,长征,长征精神,红军,,-北方网-天视频道
    刘树森(红四方面军),男,四川省渠县人。1919年生,1933年参加红四方面军,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35年5月随红四方面军长征,6月在四川懋功(今小金县)与红一方面军会师。当时由于张国焘拒绝北上,致使红四方面军二上雪山,三过草地。1936年6月在四川甘孜与红二方面军会师,同年10月22日在甘肃会宁同红一、二、四方面军会师,长征胜利结束。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任政治部宣传员、通讯班班长等职,参加过辽沈、平津战役。1950年在四川工作,1963年调到天津港务局工作,1984年离休前任天津港务局局长。
  刘树森男,四川省通县人,1919年出生,1933年参加红四方面军。1935年5月随红四方面军长征。1936年10月22日,在甘肃会宁红一、二、四方面军会师,长征胜利结束。
  原定早上9点在开封道港务局老干部处采访,差5分钟9点,记者赶到时,刘树森老人已经在那里等着了。这位老人已经87岁,却丝毫不显拖沓,端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,一副精神矍铄的样子。可以看出,青少年时期的戎马经历给老人带来的是一生的精气神儿。
  刘树森是位老革命。1933年,只有14岁的他,在原籍四川省渠县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,走上革命生涯,15岁即加入中国共产党,同年开始了二万五千里长征。当时,刘树森是红四方面军里的一个“红小鬼”。
  说起长征,老人记忆最深的是米袋子。那是用布缝制而成的,斜挎在身上,每人一个,可以装四五斤粮食。老人说,在有关文学作品里面,米袋子里装得最多的是炒面。而在南方,吃得最多的是米。他们就把米饭炒干了,装在米袋子里。红军走到哪儿带到哪儿,情况紧急时,不用炊事员,就可以充饥。老人动情地说:“通常情况下,米袋子里的炒米都能保证供应,但是也有例外,比如第二次过草地竟然走了一个多月,断粮的时候经常出现,只能大伙儿互相接济,再有就是吃野菜充饥。”刘老告诉记者,过雪山时,零下几十度的低温,战士们仍然只穿着那身单薄的军装,吃不饱,穿不暖,还要坚持行军。老人记得过河时不管多么急的河流,都得趟水过去。战士们手拉着手,稍有松懈,就会被湍急的水流冲走。到长征结束,很多同志都因此牺牲了。说到这里,老人默默地沉思了半晌……
  刘树森老人说:“长征虽然苦,虽然艰难,但是没有长征的胜利,就没有今天的幸福生活。我现在是享福了。其实,所谓享福,是针对那些牺牲了的战友们说的。”经过了枪林弹雨,老人对幸福的定义原来就是如此的简单。
http://www.tianjindaily.com.cn/epaper/tjrb/tjrb/2006-10/25/content_42855.htm
屹立在风雪中的红色丰碑(图)
——访老红军、市港务局离休干部刘树森
记者 李川
  日前,南开大学教授艾跃进(中)与和平区香榭里文化村社区的干部们共同来到五十五中学,为学生们讲述红军长征历史,激发学生们的爱国热情。 郭子明 钱进 摄
  翻看着刘老的影集,听着他的讲述,令人仿佛也来到了七十年前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,仿佛也走在那条民族复兴的长征路上,仿佛见到了那个英俊年少的红军战士:蓝色的八角帽,红红的五角星,绑腿带整齐地一直打到膝下,也许不合身的军装,穿得却是英姿勃发,一身豪气。
  1933年,年仅14岁的刘树森在老家四川渠县参加了红四方面军第四军第十一师。由于年龄小,他并没有被分到作战部队,而是进了学兵连,一边学习文化知识,一边学习作战技术。1935年3月,为了迎接中央红军,红四方面军撤出川陕根据地,西进开始长征。部队陆续撤离梓潼、剑阁、中坝,强渡嘉陵江,向北川、茂县和松潘进发。这时的刘树森已经被分到了师政治部文工团,参加了文艺小分队,在长征队伍里他打竹板、唱合唱、演新剧,前后奔波忙碌,为战士们鼓劲加油,很快就成了“小明星”。
  刘老说,那时候年轻不知道苦,现在回忆起来那真是叫做“苦乐年华”。他给我讲了一个在长征指战员中广为流传的“徐向前带头吃糌粑”的故事,“松潘是藏民居住区,总部领导就命令部队要执行民族政策和纪律,尊重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。糌粑是用青稞粉和酥油混合而成,腥味特别大,再加上发酵后的酸牛奶和烧得半生不熟的牛羊肉,大家都很吃不惯。作为四方面军总指挥的徐向前就在军、师干部会上,请大家吃糌粑。有的干部硬是吃不下去,他便带头吃了起来并风趣地说,“为革命吃糌粑,谁不爱吃糌粑就不想把革命进行到底。”
  也许真的就是这样的苦乐年华,令刘老在回忆中始终是气宇轩昂的。刘老给我描述了从毛儿盖到班佑那纵横四、五百里的茫茫草地,“我们走到草地边时,远远看去,不见山丘、不见村舍、不见树木,更没有路,东西南北,茫茫无际。当地人说草地是泥潭,一不小心陷到里面就会送命。草地气候无常,中午太阳高照,烤得人汗流浃背喘不过气,到了晚上气温骤降,能到零度以下。”
  刘树森当时年仅16岁,就是人们常说的娃娃兵,他们每人带上有限的干粮就出发了,这些干粮要匀在一个星期的时间吃完,不够只好吃野韭菜、野芹菜、草根,还有马鞍和皮带。在行军路上,看到稍微干一点的柴草,就赶紧捡起来背着,到了宿营时能点上一堆火取暖。草地里到处都是水,大家就找长柳条的地方,因为那里地势高,比较干燥,砍下的柳条还能铺在地上睡觉。一次,走了一天的刘树森又累又饿,到了晚上就和战友们背靠着背睡着了。早上醒来,他发现自己的干粮袋不见了,一向坚强的刘树森这次哭了,看着茫茫的草地,他不知道还能不能走出去。危难时刻,还是战友们伸出了援助之手,他们你一把,我一把地把炒面往刘树森的口袋里装……刘老说到这,自己也哽咽了,“在那种情况下,这一把炒面就代表着生的希望”。
  “在翻越夹金山时,我们几个小战士依稀看到一个人形在风雪中屹立,却丝毫不动,后来听说,那是前面部队的战士坐在那里牺牲了。”没有惊心动魄、也没有生离死别,但我们却在刘老的讲述中,感受到了一种伟大的力量,深刻体会到也许这就是长征精神。
  本报记者 李川 通讯员 张鉴
http://news.enorth.com.cn/system/2006/10/24/001441962.shtml
亲历长征见证历史 天津市健在的22位老红军简介-红军-北方网-新闻前线
(上排右起第一位)
林寿清男,福建省龙岩县人,1913年生,1929年参加革命工作。曾任朱德总司令警卫员。他在长征路上、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中曾多次负伤。
   林寿清(红四方面军),男,福建省龙岩县人,1913年生,1929年参加革命工作。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曾任朱德总司令警卫员。1934年10月随中央红军从瑞金出发,翻越雪山草地,经历二万五千里长征,于1935年10月到达陕北。长征时任一军团军团部电话队队长,在长征中,不幸负伤,为二等残废。解放后,一直担任天津港务局党委副书记。朱德总司令来天津还去看望过他,给他写了一幅字。他在长征路上、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中曾多次负伤。回忆那段峥嵘岁月,林老深情地说:“我能活到今天,多亏老百姓无微不至的照顾,鱼水情深呀!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老百姓。”
老红军林寿清
www.bh.gov.cn  2006年11月03日 10:07:15  来源:滨海新区网--北方经济时报
    93岁的林寿清老人的经历也是富有传奇色彩。他年轻时在井冈山上曾是朱德总司令的警卫员,后来是红军第一部电台的报务员。建国后他一直在天津工作,离休前任天津港务局党委副书记。目前因身体原因在天津市总医院住院。鉴于林老的身体状况,记者没有对他进行采访。
    天津港和天津市有关领导非常关心林老的身体,多次去医院进行慰问。不久前市有关领导和天津港集团领导还专门去看望他,并反复叮嘱工作人员和医务人员,尽力保证老人身体健康。林老不时点头微笑,感谢市委、市政府给予的关心和照顾。
  林寿清简历
    1913年5月出生于福建省龙岩县,今年93岁。1929年5月在福建省龙岩县参加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,在二纵队四支队十二大队任战士、班长。后在中央特务营、三军团军团部工作。1931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长征时任一军团军团部电话队队长,1934年10月随中央红军从瑞金出发,翻越雪山草地,经历二万五千里长征,于1935年10月到达陕北。在长征中,不幸负伤,为二等残废。
    抗日战争时曾任八路军总司令部电话队队长等职 。
    解放战争时,曾任冀南军区司令部电话局局长、交通科长等职。
    建国后,曾任天津市公共汽车公司军代表,天津市委工业部巡视员,天津港务管理局党委副书记、副局长、纪委书记等职。
    1982年6月离休。

吃饭的席间有位不到30岁的好像是他孙女. 
五松山 wrote:
没有改革开放,不知道这位新四军老革命的享福是什么样子,不会象北朝鲜那样吧?

这位朋友啊,你要是和这些人一起这么随意的聊上这么一两个小时,就该对你自己这番话羞愧了。
她夫人讲话了,当初她要求他安排到他局里工作,他身为局长就是不要,老伴现在说起来还是为此自豪的,现在你找找还有几个这样的官?
旁边一起吃饭聊天的一个刚退休的老处长,我爸工作时的老领导,就对我说,他工作一辈子,就干了两件事,其中之一就是为了照顾家住市区的职工上下班的方便,顶着局里偷偷改了上下班的作息时间,就是为了让家住市区的职工能赶上早上和下午的塘沽短(历史术语,1998年已经停运,是天津东站到塘沽南站、三百吨火车站的日班火车)第二件事,就是在全局内头一个在年三十半夜,局领导到处视察后偷偷让职工回家,结果被通报批评。

当时他已经是正处级,没有什么上升空间了,去年退休也是一样的级别,你说他做这些事情,有什么功利目的?

这两件事情是深远的,这两件事由一个子公司推广到了全局,影响到了几万人*几代人,上班十年了,到现在我才知道为什么我们的作息时间是这么奇怪的,由始作俑者亲口讲述,理由是这么朴实让人感动。
年三十半夜也没什么人有心思干活了,过于教条的严查这期间的工作纪律也是形式主义,工作效率也肯定是低下的,我是赞同这种灵活的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